近日,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相关官方媒体发布的通告,7月25起,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某部将在雷州半岛组织实弹打靶任务。其中,从7月25日到7月27日,其实弹打靶区域将覆盖北到铁山港和安铺港、南到C2点(E109°06′12″、N20°52′07″)、东边到雷州半岛、西接近北部湾涠洲岛这么一个长度大约150千米、宽度大约24千米的区域;而从7月28日开始,演练将集中在北部湾北部以“0点”(E100°32′48″、N21°14′14″)为圆心的8公里范围内。据官方消息,此次演习将使用“威力巨大的实弹”,到二号结束。

关于这次演习针对台湾?

不出意外,中国空军此次在雷州半岛西部沿海实施的实弹打靶,又引起了军迷们的兴趣,而且按照广大中国吃瓜群众们一以贯之的做法:极其喜欢把小资讯搞成大资讯、把“边缘化”的资讯搞成“编波渡海”类的资讯,这么一次看起来稀松平常、没啥意思的年度性军事演习到了军迷们的嘴里,顿时变成了“在雷州半岛以西演练跨过海峡”级别的大型战区级、总部级别的军事演习。

只是实弹打靶,不是大规模登陆

其中,还有些军迷煞有介事地把演习区域的阴影给覆盖在了咱们对面的某个岛屿上,发现7月28日开始的圆形演习区域覆盖到对面岛屿的地图上之后,正好和大台北区域在岛上的位置重合,这下“破案了”:果然是在演练编波渡海、战场遮断啊。至于空军在通告中特地提到的那句:“此次演习使用的武器均为实弹且威力巨大,希翼广大人民群众对自身生命安全负责,切勿擅自出海”,不用说了,赤果果的威慑,于是就“咱不敢说,也不敢问”了。

其实,对于部分军迷群体不懂装懂、瞎搞大资讯、遇事还特别喜欢抖个机灵感叹一下“威武霸气”之类的做法,大伊万早都想吐槽了。别的不说,你看这次雷州半岛演习的规模和演习场的划分区域才多大,咱们前面说了,从目前发布的六点连线来看,就是一个长度大概150千米、宽度大概24千米的多边形区域,越靠近北部铁山港和安铺港区域越窄,越往南部则稍宽一些,但是单单看这么一个区域,跟南北最长约400千米、最宽约144千米的台湾岛来比较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存在,在地理角度咱实在是不知道有些人是怎么把这两个驴头不对马嘴的地方给联系到一起去的。

放在地图上是这样

而再从预定的演练任务来看,根据咱们长期以来的科普,对台湾岛本岛实施的空中战役起码包括如下几个战役、战术部分,一是空中战斗巡逻与建立防空拦截线,二是浅近地域密接空中支援,三是战场与战役纵深遮断,四是防空压制,五是纵深强固目标、重要作战节点打击,六是航空制海与航道布雷,如此等等。每个任务使用的机种与机型配系不同,目标性质也不同,连所使用的弹药与投弹航线都不一样,自然而然地,要在演习中模拟出最佳的实战环境,打出最佳的测试效果,使用的靶场环境也不可能一样,你现在光拿着这么一片海域,要模拟航空制海,密接空中支援,纵深遮断,防空压制这么多作战场景,这靶场的自然条件也模拟不过来啊。

因此,大伊万觉得吧,军迷群体啊,还是客观点好,咱就事论事,一码归一码,正如那句话,不要“拔高”,也不要“降低”,该是啥那就是啥。

这次演习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那么,咱们现在不“拔高”也不“降格”,此次雷州半岛以西海域的演习到底演练的是个啥、为啥要把演习区域选择在这一片海区呢?其实很简单,咱们上面也都说了,从演练的场景与实际环境来看,这演习演练的就是个常规的航空制海作业。

发布信息的单位

从负责信息发布的部队来看,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可以发现信息的发布方是一个叫做“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95180部队”的单位,这么一个部队根据网络上的侧面报道,其实主要负责的就是为空军航空兵的参试战机设置打击靶标,这次也不例外,估计就由他们在预定打击区域内设置船排、加挂角反射器等等。

而从演习区域来看,这一片区域不用说了,其实查询往年的资讯报道可以发现,南部战区空军的不少战机实施对海打击演练,都是飞到这里来打,主要是该海域相对封闭,美军侦察机要来实施侦察比较麻烦,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也容易实施驱离作业。实际上,早在本月的14日到18日,同样是这个“95180部队”和北海市官方,已经发布过一次类似的飞行警告了,同样是北到铁山港和安铺港,但是南部的延伸范围相对较小,只有一百公里多一点,表明了在这次飞行警告之前,已经有南部战区空军其它兄弟部队的战机来打过靶了。看样子,此次演习跟上个月的那次所谓的“滦河口登陆演练”一样,看起来是个大资讯,实际上只是各部队年度轮训。

使用的航空器

而从此次演习的范围倒推可能会使用的航空武器种类,不少大佬已经做了猜测,说可能是“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的苏-35SK战机使用俄制航空武器打靶”,大伊万个人认为,这种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中国空军苏-35SK

毕竟这么一个南北一百多公里长的区域,用来打中国空军的多型航空武器都有点不尽人意:YJ-12A这种这种射程数百公里的战役级大型反舰导弹,搁在这种池塘一样的小靶场里根本施展不开,而YJ-83K这种战役战术级反舰导弹的射程也有200多公里,同样施展不开。

中国空军苏-35SK

按照中国空军目前列装的苏-35SK战机配备的航空武器种类,在对面打击武器上,可能包含了两种空对面攻击弹药,分别是Kh-31PM型反辐射导弹(不清楚是否包含了部分反舰型号)和Kh-59MK型空射反舰导弹(存疑),打这两种弹药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使用的弹药

在这两种导弹中,Kh-31PM型反辐射导弹(包括反舰导弹)是一种战术级对面攻击导弹,其全弹长约5.2米,直径360毫米,导弹翼展780毫米,发射质量约700千克,理论最大冲刺速度约3倍音速,但靶场实测达不到这个水平,理论最大射程则可以达到100到150千米上下(后者是最新型的PM的水平),战斗部质量上,Kh-31A型战斗部质量为87千克,Kh-31P型战斗部质量为95千克;

中国空军苏-30MKK与Kh-31P型反辐射导弹

而Kh-59M/MK型反舰导弹则是一种在Kh-59型电视制导空面导弹基础上,换用反舰战斗部发展而来的电视制导空射反舰导弹,其全弹长5.7米,直径380毫米,导弹翼展1.3米,发射质量约950千克(改进型号可能约1吨),理论最大冲刺速度0.72Mach,理论最大射程150千米上下(MK2型),而在战斗部质量上,Kh-59MK配备了一个300千克级的大型战斗部,是同类型空射反舰导弹中最大的。

苏-35携带Kh-59M

如果硬要比较的话,Kh-31P/PM其性能和定位有点类似于我军的A/AKD-91型反辐射导弹(当然,A/AKD-91的原型也就是Kh-31P),而Kh-59MK+Kh-35“天王星”的组合,则有点类似于我军的YJ-83,前者类似于红外制导的YJ-83KH,后者类似于主动雷达制导的YJ-83K。

靶场的位置

再从这次靶场的设置来看,大伊万个人觉得,实施的靶试打的不外乎也就是Kh-31PM或者Kh-59MK两种,连打YJ-83K/KH都有点勉强,这大概就是从25日到27日为止实施的靶场试验内容。至于28日到8月2日,那么一个半径8公里的小圆圈,估计能打的也就是苏C-8或C-13两种航空火箭弹了,前者是一种直径80毫米的小型航空火箭弹,战斗部质量在4千克左右,大约比一枚122毫米口径杀爆弹略低,而后者是一种直径122毫米的大型航空火箭弹,弹头质量23千克左右,比一枚152毫米口径的杀爆弹高很多。二者最大理论射程都在4千米左右,是装备在绝大多数苏系战机上的“经典武器”,按照靶场的设置来看,这8公里的半径算是留出了一倍的余量,基本上也够了。

故而,总的来说,这就是大伊万对雷州半岛演习的评估,从战术上来看,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这次演习的意义

不过,虽然在战术上没啥大不了、估计就是年度演练,但搁在这么一个“特定时期、特定环境”下,还是有些意义的:不,并不是什么台湾海峡。

来找事的美国海军

大伊万先前已经强调过很多次,台湾海峡的“战略窗口期”在美军航母打击大队、舰载航空兵、战略航空兵兵力已逐步复苏的情况下,已经逐渐消退,且有在战略层次上逐步变成我国“出血点”的趋势。而目前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最应当担心的,还是美军在南海,尤其是南沙群岛方向实施的动作。

这两天,美海军“拉斐尔·佩拉尔塔”号驱逐舰在舟山东北部的东海上飞行(来源:战略之页7)

故而往小了点说,中国空军南部战区航空兵部队组织航空制海打靶,既是对美军舰艇的提前威慑,也是实战演练,一旦美军真的有所动作,本着对等报复的原则黄大仙综合资料大全必须以极快的速度展开航空制海战役布势,以便在后续行动中占据主动权。

今天早上(7月28日),美国国民警卫队1架E-8C战场监视与指挥机从冲绳嘉手纳基地起飞,前往南海开展侦察行动。一架KC-135R加油机在台湾东南部上空为其提供加油。 (来源:战略之页7)

而另一方面,我军八月份在海南岛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虽然跟所谓的夺取东沙岛可能关系不大,但作为演习的“预演”,相关参演部队,包括空军的兄弟单位也该活动活动筋骨,准备上演习场了,而一旦演习中真的有“不请自来的客人”过来围观,乃至真的从“演习”变成“真刀真枪”,经过实弹打靶、具备完整战斗力的部队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拉上海空联合作战的战场,也是应有之意。

总之,“枕戈待旦,时刻准备”,就是此次雷州半岛空军演习的意义吧。

无敌影院手机观看